<option id="uuqo6"><code id="uuqo6"></code></option><optgroup id="uuqo6"></optgroup>
<center id="uuqo6"></center><center id="uuqo6"><div id="uuqo6"></div></center>
<center id="uuqo6"></center>
<optgroup id="uuqo6"><div id="uuqo6"></div></optgroup>
<noscript id="uuqo6"></noscript><optgroup id="uuqo6"><small id="uuqo6"></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uuqo6"><div id="uuqo6"></div></optgroup><center id="uuqo6"><wbr id="uuqo6"></wbr></center>
<optgroup id="uuqo6"><small id="uuqo6"></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uuqo6"></optgroup><center id="uuqo6"></center>

黨史故事

貴州革命先烈丨龍云 ? 龍思泉

作者:國有資本 來源:貴州黨建云 日期:2021/5/10 23:55:04 閱讀量:0

為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省委、市委、市國資委黨委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精神,營造黨史學習教育濃厚氛圍,遵義市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微信公眾號將集中推送一批在革命戰爭時期、剿匪斗爭和抗美援朝戰爭中犧牲的貴州革命先烈(含貴州籍和在貴州犧牲的中共黨員及席大明等5位著名的民主人士)事跡,弘揚浩然正氣,感悟精神力量。今天介紹的是龍云、龍思泉2位革命先烈事跡。

龍云

(1903-1936)

龍云,原名龍治貞,1903年生,貴州省錦屏縣人。

1911年龍治貞按鄉俗過繼給沒有男嗣的叔公龍平富,同年入中國同盟會員吳志賓等創辦的茅坪新學校讀書,1918年入天柱中學讀書,并改名龍云。1921年從天柱中學畢業。1926年7月下旬,加入王天培國民革命軍第十軍第三十師,8月隨新兵隊伍赴湖南洪江,在新化參加第十軍殲滅軍閥沈鴻英部的戰斗。1927年7月,龍云在第十軍三十師開始接觸到共產黨人和共產主義思想。1928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7月,參加了由彭德懷、滕代遠等領導的平江起義后上井岡山。1928年12月,參加保衛井岡山根據地的戰斗,歷任紅五軍第5縱隊第11大隊大隊長,紅五軍、紅五軍團隨營學校大隊長,紅一軍團第12軍第35師師長。從1930年10月到1931年9月,參加了三次反“圍剿”斗爭。第三次反“圍剿”結束后,調任瑞金中央紅軍學校第1隊隊長。1932年春,任中央蘇區獨立第4師師長,不久調任紅三軍團第21師師長。1933年3月,到湘贛蘇區擴軍,改任補充師師長。此后,調任湘贛軍區參謀長,兼任紅軍軍營學校第四分校校長。

640 (2).jpg

1934年8月,任紅六軍團18師師長。同月,根據中央電令,紅六軍團作為中央紅軍的長征先遣隊向湘黔邊轉移,負責探路與摸清敵情,龍云所率的紅18師承擔前鋒和后衛的任務(即52團負責前鋒開路,53團負責后衛)。9月20日,52團在黎平潭溪擊退阻擊的黔敵周芳仁部。進入貴州省錦屏縣地域以后,龍云憑著對地方情況的熟悉,避實就虛。當得知預先考慮經過的錦屏縣城至茅坪等清水江沿線有重敵,于是迅速繞開,穿行在敵軍布防的空隙間,折向西沿新化—隆里—八瓢—啟蒙—河口—南加行進,并渡清水江翻架頭山走大廣,從劍河、天柱兩縣交界一帶走三穗。當紅六軍團走到劍河縣大、小廣一帶時,被首先趕到的湘軍阻截。稍后,被桂軍追到,紅六軍團腹背受敵。此時,龍云奉命率52團和54團由前鋒改為后衛,與湘、桂兩強敵開展激烈的阻擊戰,掩護主力部隊撤離。主力部隊撤離后,52、54兩團在大廣坳一帶被敵軍包圍,52團激戰突出包圍,54團被敵人重重包圍,最后包括團長趙雄和兩名營長在內犧牲150余人,包括政委在內受傷300多人。由于干部損失嚴重,此團建制不得不撤銷,其所余兵力分編到50、51、52團。

紅六軍團在大廣擺脫敵人后,經劍河縣高丘、三穗縣良上、鎮遠縣報京、臺江縣施洞口進入黃平縣。一路上,湘、桂、黔三省敵軍窮追不舍,龍云率52團繼續擔任六軍團的后衛。10月4日,紅六軍團進入甕安縣猴場,準備西渡烏江,這時接到中革軍委的命令:“桂敵現向南開動,紅二軍團已占印江。六軍團應速向印江前進,無論如何,不得再向西移?!币蠹t六軍團放棄北渡烏江計劃,而調頭向東北由石阡縣境進入江口地區與賀龍的紅三軍會合。事實上是,桂敵不但不南撤,而是湘、桂、黔三省敵軍在以甘溪為中心的鎮遠、石阡一帶張開一張大網等待紅六軍團。

10月7日,陷入重圍的紅六軍團被敵沖散,原擔任前衛的49、51團與主力失去聯系。軍團部決定向大地方一帶轉移,于是命龍云率18師直及52團由后衛改充前鋒,而53團改為主力由王震率領。14日,紅六軍團在板橋一帶遭遇強敵,軍團命龍云率52團負責阻敵,掩護主力部隊往南撤往甘溪方向。52團奉命掩護主力南撤,與敵繼續戰斗至深夜。主力部隊安全撤離后,蕭克派人通知龍云突圍后跟上主力。正當52團準備撤離時,卻又被湘、黔之敵包圍,復與敵戰至18日晨。突出重圍后,卻又誤入敵另一個包圍圈,被逼向更加絕險的困牛山,湘、桂、黔敵軍將52團重重包圍。在困牛山上,龍云率52團與敵人浴血奮戰兩晝夜,打退敵人多次進攻。最后,全團除龍云率100余人突圍外,其余包括團長田海清在內大部分或戰斗犧牲,或集體跳崖犧牲,或因彈盡糧絕被俘。

負傷的龍云率部突出敵人包圍,繼續尋找紅軍主力。10月27日,在岑鞏縣的關莊(今龍田鎮安平村),因道路不熟,誤入當地鄉兵之手。由于叛徒出賣,身份暴露,被轉押到長沙九江。1935年被轉入設在湖北省武昌的湖北軍人反省院。1936年2月2日在湖北省立醫院辭世,年僅33歲。

龍云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高級軍事將領,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作出了重大的貢獻和犧牲。然而,幾十年來,龍云其人其事很少被人提及,以致龍云其人其事幾乎完全被歷史塵埃所覆蓋。在有關黨史部門的努力下,經過大量的調查走訪,最終對龍云的出生地、生卒年等進行了認定,填補了貴州省黨史研究的一項重大發現,真實再現了紅六軍團西征那段不平凡的歷史和龍云同志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2016年11月23日,貴州省人民政府批準龍云為烈士。

龍思泉

(?-1935)

龍思泉,男,廣西人,生年不詳,中共黨員。

在群山環抱、松柏蒼翠的遵義市鳳凰山紅軍烈士陵園內,坐落著一?!凹t軍墳”,來這里緬懷先烈的人們,總要久久肅立在墓碑前,點燃香火,祈求身體健康,并表達對紅軍烈士的深切懷念。1990年,墳的左側塑造了一尊女衛生員給一個骨瘦如柴的病童喂藥的銅像,于是,這里又產生了另一種新的習俗,來這里憑吊先烈的人們,都會去摸一摸銅像的腳,意為這能為他們帶來健康平安。30多年過去,銅像的腳竟然被摸得錚錚發亮。這座銅像的原型,就是長眠于“紅軍墳”中的烈士——被尊稱為紅軍“菩薩”的衛生員龍思泉,而和“紅軍墳”一起長存的,還有那段感人的故事。

640 (1).jpg

龍思泉烈士原型雕像

1935年1月,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黔北(遵義市),紅三軍團一部根據指示在遵義城南一線布防,龍思泉所在的13團2營因此也進駐遵義。

自幼受父親的影響,龍思泉懂得一些醫術。參軍后不久,即在連隊擔任衛生員一職。年僅20來歲的龍思泉,不僅能勇敢地承擔起作為一名紅軍的責任,更能無私地兌現作為一名醫者應該遵循的救死扶傷的誓言。

到達遵義后,他不僅整天忙碌著為全營進行防病治病工作,還積極為當地仍在貧困和疾病中掙扎的苦難群眾看病治病,并且分文不取。于是,紅軍戰士不拿人民群眾一針一線,還積極幫助當地群眾看病治病的消息不脛而走。

一天,一位中年農民來到2營衛生所,哭著乞求龍思泉隨他回家為身患重病的父親看病。龍思泉經請示領導同意后,立即背上藥箱,頂著刺骨的寒風,冒著蒙蒙的細雨,隨這名求醫農民前往。走了20里山路后來到農民家中,經仔細檢查后,他將農民父親身患的重病診斷為傷寒。在那個缺醫少藥的年代,傷寒傳染性極強極快,救治不及時足以要人性命。但龍思泉對這種傳染性疾病沒有絲毫畏懼,懷揣一顆仁慈之心的他耐心地給病人打了針、服了藥。由于病人病情較重,高燒久久不退,于是他只好一直留在農民家中,直到病人病情穩定。  

天亮時,見病人高燒漸退,龍思泉準備返回營地。但當他推開房門,卻看見不大的曬谷場上擠滿了前來找他看病的人群。原來,紅軍醫生免費來治病的消息,一個晚上就傳遍了全村和附近的村寨,大家都說紅軍醫生是神醫,不論多么重的病,只要他的藥一下肚,立即見效,百病皆除。

于是,準備離開的龍思泉為了百姓的健康,又在這個村莊停留了下來。他一邊向群眾宣傳中國共產黨和紅軍的抗日政策主張、紀律宗旨,一邊給來求醫的群眾診治。由于求醫的群眾太多,處理完所有病患后,已經是第三天清晨。疲憊不堪的龍思泉沒有多做逗留,為病人們留下藥后,便離開了這個村寨,迅速返回營地。

然而就在龍思泉離開村寨的頭天夜里,他所在的營突然接到上級命令,必須在黎明前出發。由于龍思泉沒有回去,2營首長只好留下一張字條,告訴他部隊出發的方向,請借宿的房東轉交。

龍思泉趕回部隊原駐扎地后,得知部隊已經出發的消息,便與鄉親們告別,背起紅十字包,朝著部隊前進的方向奮力追趕。抵達桑木婭時,不料孤身一人的他遭遇了國民黨地方武裝,被窮兇極惡的國民黨地方武裝槍殺。

附近群眾聽到槍聲后紛紛趕來,見到還背著紅十字包的衛生員倒在血泊里,悲痛不已。在悲痛中當地群眾互相奔走相告,不一會兒,坡上坡下都擠滿了人群??粗粴⒑Φ男l生員,許多群眾都留下了眼淚。當地群眾擁護紅軍,更感激這位紅軍“菩薩”,為使衛生員的遺骸不再遭受反動勢力的踐踏,便選擇了向日干燥處,將龍思泉的遺骸埋在路旁的松樹林中。隨后又在墳前立了一塊石碑,由于當時沒有人知道龍思泉的姓名,當地群眾便在立的石碑上刻下了“紅軍墳”三個大字。

“紅軍墳”石碑立起以后,附近的人民群眾非常尊敬并思念這位衛生員,經常拿著香和紙在墳前焚燒,以表示對烈士的敬意和哀思。一些生病的群眾到這里祭拜回家后感到病情好轉,就說這是紅軍衛生員“顯靈”,于是越來越多祈求健康的群眾從四面八方來到這里。

這件事漸漸傳到遵義國民黨官府那里,他們責令當地武裝力量要把“紅軍墳”挖掉。但是他們一挖平墳頭,鄉親們又很快壘起一座新墳。不管在什么情況下,人民群眾根本不理國民黨那一套,照樣到“紅軍墳”那里燒香求醫和還愿?!凹t軍墳頭挖不掉,頭天挖了第二天又長起來”的傳說傳遍四面八方,嚇壞了反動派。久而久之,既畏懼又無能的國民黨反動派,也就不再敢搭理“紅軍墳”的存在。

解放后,遵義市人民政府在當地群眾的支持下,將紅軍衛生員龍思泉的遺骸,由桑木婭遷葬于鳳凰山紅軍烈士陵園。源于對紅軍衛生員基本是女性的慣性認識,銅像塑造了一位女衛生員給骨瘦如柴的病童喂藥的光輝形象。后經多方考證,才證實了龍思泉烈士實為一名男性。但作為紅軍“菩薩”的化身,他的性別在老百姓的心里,似乎顯得也不那么重要了,而他的光輝事跡和為國為民勇敢獻身的無畏精神,卻將永遠溫暖和伴隨當地群眾追求幸福夢想的風雨路程。

來源:貴州黨建云


中文字日本免费a片_最新四虎影在线在永久观看_深夜特黄a级毛片免费看_亚洲人成伊人成综合网76